骸云初恋
现男友是快新
新交的情人叫维勇
沉溺于学习的美色不可自拔
老E老E天天就知道老E李还有救吗

骑着破旧的小三轮。
每年都想做出一些改变。

请阅读食用说明避雷。
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
么么哒!

© E只逆光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曙光(10)

*长篇AU,我就是在玩命。前文链接: 09.记忆之窗  目录

*另类末世梗(?

*哨向有私设


[10]灰色独巷

工藤是在两天后离开的。

精神力经过修养已经基本恢复,算一算也差不多到了高等精灵们即将要加严防守的时间,就干脆提出了要离开的想法。

善良的姑娘踌躇了一会儿,还是给这位人类中的精锐向导开了门,并恳请他不要伤害高等精灵中的无辜民众。她能感觉到向导心中的善意,但是种族之间的横亘是基本无法逾越的鸿沟,这差别让她忍不住还是出言提醒。
工藤点头笑道:“当然。”

****

他的预料没有错。

城门高矗在他眼前。外围城与中围城之间的守备命令大概还没有到达,所以这里显得冷冷清清异常懈怠。
工藤把自己的精神力由惯常的一米扩展到三米左右,而为了双重保险起见,他伸手放云豹柯南去前面探路——精神体对魔力都是异常敏感的。

水蓝色微微漾起波纹的、身兼防御与探查二职的罩子在他面前显现,将地域一劈为二。有探查魔法在前,工藤不敢太过托大地用精神力触碰,便招了招手让云豹窜回怀里,然后用目光仔细地观察扫视了一遍。

不过还是在心底嗤笑了一声:什么时候,高傲的精灵们也放下执念用机器守门了。


工藤谨慎地用精神力笼罩住身后,天气已经有些转热了。前两天下的雨水早就消失不见,石板铺就的道路两旁是惯例对着风点头的树木们,泥土的芬芳挟着轻微的沙沙声在这一方世界里响起。
他看了身后空无一人的道路半晌,把精神力的范围扩展得更大。精神海中金色和蓝色相交辉映的连结突然跳动了一下,工藤没去在意,而是缓缓地把自己一部分精神力调动起来。

头发终于没办法继续遮挡耳朵了,尖尖的耳尖露在空气中。工藤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面水蓝色的罩子,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没有犹豫地伸出手轻轻触碰身前。一股陌生又有些熟悉的魔力扫过全身。

陌生是因为,这是魔力;熟悉是因为,这方法就是他所熟悉的精神力探查。
工藤有那么一瞬间在猜测,向导的精神力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和高等精灵的魔法出于同源?

像是海水在他面前一劈两半了一样。那泛着光芒的光罩向两边迅速打开,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被水花溅到面颊上的错觉。
工藤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有丝丝缕缕的微风贴着耳边挂过,带起些微的暖意。直到跨过那条界限,他才缓缓吐出一口气,觉得胸口有些憋闷。

驻足转头再看,对面的草木似是静止了,水蓝色已经合并到了一起,渐渐地隐在空气中默默地发挥自己的职责、燃烧自己的光热,直到魔力散尽为止。

春日永昼的阳光懒懒地撩在他的身上,久违的热情渐渐地从心底燃起,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到全身,指尖也微微颤栗着。
工藤用力握了下拳,抬头望向面前空旷而了无人烟的土地。

新的希望,就在眼前!新的起点,就在这里!

****

UG的大本营设立在外围城以外。近年人类势力悄悄延伸到外围城中,却被一次失败的行动而摧毁。中围城是纯粹的高等精灵的地盘,不是没有艺高人胆大的敢死之队,但终究不敢像外围城修建基地那般明目张胆。

CIA就是这样一支小队。

若说KS小队是打游击的好手,适合以点对面撕开阵型各个击破;赤井牵头的FBI小队战力强大,足以与高等精灵正面抗衡;那么CIA就是隐藏在暗影里的光。
他们游走在灰色的大街小巷,用正面的反面的手段将情报收集,把敌人的伪装一层层剥光,最后露出真实的丑陋面容下隐藏的弱点,以求让身后的队友给予致命一击。

他们的路将用同伴的亦或是自己的鲜血而铸就。以自己之身,隔开黑暗的歧路、铺开光明的坦途。
工藤要找的就是隐藏在中围城里的,这样一支队伍。

不过首先,他得先辨明方向。

中围城给他留下的是深刻而鲜明、泛着血色与不详的记忆,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把地图刻在脑子里。工藤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方向感已经发出了警报,就干脆迈开脚步随便挑了一个方向走去。

而此时他的眼前,一行狭小的、只够三人并肩通行的小巷出现在他面前。
不同于高等精灵追求的精致风格,小巷的石墙修葺得粗糙而简陋。灰色的方形巨石堆在一起直到一人多高,仰头看去能发觉上端参差不平。阴影铺满了整个巷子,墙壁上多出几许凌乱的灰白色划痕,带出一股不详而神秘的气息。石与石之间的湿冷缝隙里透出些微的深绿色来。
工藤伸手敲了敲面前的墙壁,静悄悄地、回音石沉大海。不出所料,因为前几日的雨天和这里不透光的阴冷来讲,墙壁上顽强而古老的藓类植物还是湿滑的。

工藤把精神力延展出去,小心翼翼地触碰面前的墙壁。结果一无所获。没有玄机的糟糕感在他心底回响了片刻又被他狠狠掐灭。
信任是一个人类最美好的本能。这些时间,他有些疑神疑鬼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幽深而曲折的黑暗向他发出了甜美的邀请。

真正淌过黑暗的人有两种。
一种沉溺其中,一种变得更加坚强。

工藤则是正在体验黑暗的人。微弱的永昼的光从他头顶洒下来合成脚下那一道细细的线,有相当一部分的光都被围墙挡在外面。他这才注意到,太阳已经向西方偏转了三十个角度。
出门时日光当空,现在大概是过了四五余日,便已偏三十。这么下去,至多再有两周,就到黑暗的统治时间了。

工藤正任思绪胡乱地发散并在其中抽丝剥茧时,忽然觉得地面有些下斜,这条灰巷的墙也变得愈发得高了。
三人并行的通路现在仅剩下一人有余的宽度。脚步声踏在自己心上发出“沓沓”的回响,心脏在胸膛里不安分地撞击肋骨。工藤抬手把散落的头发整理了一下让它们不挡视线,然后大胆猜测他大概走的是一个通往地下的道路。

出于对新奇事物的探究欲和好奇心,工藤不自觉地放缓了呼吸声,再度加快了脚步。


****


这条路很长、很黑。

工藤不清楚自己到底走了多长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一个时辰。时间观念已经丧失了。弯弯绕绕像是兜了一个大圈的小巷上端已经封顶,看上去似是进到了地下的世界。魔力灯静静地燃在道路两旁。

脚步声咚咚地踏在心上,四周的昏暗冰凉地沁入身体里,惶恐感被胸膛左边温热而跳动着的坚定信念而驱散。来时的路已经看不见了。


但是不管一条路有多长,也总是有朝一刻会走到尽头的。


————TBC

评论 ( 8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