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初恋
现男友是快新
新交的情人叫维勇
沉溺于学习的美色不可自拔
老E老E天天就知道老E李还有救吗

骑着破旧的小三轮。
每年都想做出一些改变。

请阅读食用说明避雷。
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
么么哒!

© E只逆光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曙光(09)

*长篇AU,我就是在玩命。很久远的前文链接(建议重读前文):目录汇总

*另类末世梗(?

*哨向有私设

*开学修罗期又来了……(绝望的眼神

————


[09]记忆之窗

工藤新一睁眼的一瞬间,强光晃得他生理性地只想流泪,赶紧闭了眼之后发觉脑海中一片空白,等过了一段时间,才想起来这惊心动魄的一天多时间里发生过的种种事情。

光线透过眼皮投下一阵晃荡的橘黄色。他努力地眯了下眼适应那阵光,继而看到洁白而平滑到找不出裂开的纹路的天花板。他费力地用双手支起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客厅的沙发上。
工藤稍稍转头,看见身旁被光亮晃得同样耀眼的金黄色头发。前者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他走了?”

“三小时四十二分三秒。”白马惯性地看了看表报出了时间。“你这么快就醒了。——不,应该说,你们两个居然醒得过来。”他的脸上露出了隐晦的惊奇,不过还是很快地对同伴的问题作出了回答:“走了。你睡过去的时候他就醒了。我不知道那个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不过他大概是一个聪明人。”
“说什么遗言了吗。”
“……没有,但是把你身上那封信——上署黑羽快斗收的那封——拿走了。其实准确地说,他是拿到那封信之后离开的。”

工藤在脸上摆出一个笑容,动了动身体的其他部位,发现除了无力之外没有其他的感觉,便老老实实地暂时断绝了下地走动的念头。白马走过去开了窗子,永昼下的微风从他发丝间的空隙钻过去。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工藤的眼神停留在地面的一个地方正想什么想得出神,听见这话,猛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后应道:“……我想去中围城看看。”
“……”
“别摆出那副表情,高等精灵外围城和中围城之间的守备并不严。”
“你一个向导……”
“黑羽也是孤身一人。”
“他是哨兵……好吧。”白马明白无论如何也劝说不了固执症发作的同伴了。从他的角度看去,能看见对面那人的蓝色眼瞳里倒映着着粼粼的光。

“UG也好和ks小队也好都不缺我们两个,下一次策划的行动你们也必定会成功。我相信你们。”工藤认真道:“只有心智不够坚定的人才会发出不必要的哀鸣。”

没有了谁,生活也总要继续,有时候冷冷清清、有时候熙熙攘攘、有时候花香弥漫、有时候尘土飞扬。
这就是人类所走的路,也是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

白马离开之前和那个叫毛利兰的女孩打了声招呼,然后帮他带上了门。属于向导的并太不敏锐的感官只能让他捕捉到隐隐约约的短暂交谈声。
“……照顾好那个家伙。”

工藤一脸无奈,心想自己早就过了那个一个人住就要饿死自己的时代,但是苦于无法下床自由走动,只得接受面前姑娘堪称暴力的威胁。


“我可以自己吃……”

工藤僵着脸看着面前姑娘一手拿着勺子一手端着碗,把粘糊糊的稀饭舀到他的嘴边,毛利兰微微地偏了偏头,满脸温柔笑容地叫他喊“啊——”
本来有漂亮的女孩子为自己服务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工藤新一此刻就是开心不起来。——反倒是尴尬得很。

心里满满的都是抗拒却又迫于刚刚她捏断了一只塑料勺子的压力而不得不乖乖照办。
工藤心里咆哮了一百声“白马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但是动了动现在明显无力的身子之后,他还是聪明地选择了避过这个话题:“我吃饱了……”
然后连忙又补了一句:“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话说回来,兰小姐是一位D吧。”

“诶?嗯……但是我比较精通辅助系的魔法。”少女没在意他刻意而生硬地转移了话题,看出了他的意愿,放下手中的勺子,把碗搁在桌子上,眼角唇角都弯了弯。

工藤看着明明是甜美的笑容,却在阳光下平白打了个寒战。——精通辅助系……不就是给自己加持各种状态然后挥着拳头上去揍吗?

这次工藤没来得及构思自己的看法,努力汇聚的点滴语言就被面前姑娘的话打散了:“说起来……我的父亲是个User,但是就在一天前,上面说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被紧急召集了呢。”

他的心思一瞬间就转到了别出去。
一天之前。
工藤费力地抬起手捂住上半部分脸,挡住因为发散性思考而变得冷静到有些锐利的眼睛,觉得毛利兰的父亲被召集绝对是他们UG的功劳,心下便打定主意这里不能久留。
自从UG建立以来,正面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应该还是第一次。而经过这么一闹,各个城之间——除非持有通行证——尤其是外界进入外围城这道关卡会变得更加难走。

就在他敲开这家的门时,她曾经脱口一句无心之语——她的父亲说好了两天后回来。
高等精灵素来独来独往,行动力很强。所以两天——至多三天,这就是他能在最薄弱时期进入中围城的极限时间。

而这么一去一回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毛利一家离中围城大概是很近的……

“呐,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些事情有些入神。”工藤把手从眼部拿下来,对上了对方有些担心的眼神。后者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对她的关心表示感谢,然后用一个哈欠传达了自己想要休息的愿望。

“好好休息哦。”姑娘贴心地关上了窗子。风停了下来,她向门外走去,反手关门的时候还从门缝里冲他笑了笑。

这是个如同兰花一样善良的姑娘。工藤摊开手有些感慨,脸上没显现出太过多余的表情。手臂的挪动也显得不那么费劲了。他尽力舒展了一下身体,把自己放平。
即便日光依旧照射在房子里面隔着窗帘打下一片晃动的阴影,映在反光的地面上有些刺眼,他仍旧被如同潮水般汹涌而来的铺天盖地的困意淹没了。


****

他站在一片迷雾里。
雾气的左边似乎有一幢影影绰绰的二层房屋的轮廓。工藤愣了一下,便很快回过神来。脑海中的精神链接似乎微小地跳动了一下,远处有隐隐约约的金色和蓝色缠绕在一起漂浮着。

总是这一副雾蒙蒙的画面,空气里似乎还带着雨水的潮湿。
这种故弄玄虚的风格。工藤在心里暗笑了一声,看来他那位不告而别的搭档的吟游诗人似的文艺癖还没有改掉。
工藤向着房子的方向走了过去,不出意料地看见低矮而又精致的红白相错的房屋。

——没有身体上的结合,仅仅靠一个精神链接维系着关系,在其中一方发生某些不良状况的时候,这种链接反而会变得更加紧密。

道旁的魔力点亮的灯把昏黄的光散到空气里去,混杂起一股不安。工藤向前又走了走,面前出现了一堵石墙,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脸色凝重起来,仔细地敲了敲墙面,实心的闷响就像夏夜的空气一样低沉。工藤新一向旁边挪了下脚步。

要不是想尽快离开而不愿意动用精神力……
工藤叹了口气,踩着坚硬的地面接连退后几步,仰头,发现在夜幕下被染得有些发黑的叶子垂在他的头顶。
二层房屋,精致而美丽,又被小院环绕着。典型的高等精灵典雅风格。

他想他明白黑羽快斗精神海里的世界是怎么来的了。七岁,那时候的孩子是哨兵是向导还是普通人,谁都不知道。但是这位同伴一定是在那个时候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就在精神黑洞里看到的那幅画卷似的场面又跃进了他的脑海时,一道惊雷似的响声忽地炸在距离不远的地方。
夜的寂静瞬间被打散!

远方似是有火光染起。不知是被什么莫名的动力支配,一瞬间判断出出了什么事情的工藤猛地转头,拔腿就向那个地点跑去。
风穿过他发丝和指尖的缝隙远去,心跳不正常的频率使他意识到了什么,像是被蒙了一层血雾的画面让他稍稍焦躁了一下。毕竟满目血红的感觉并不是那么好受。
女孩的哭声里添加一点撕心裂肺的呼喊,一道黑影从眼前一晃而过,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追兵。

工藤向前走了走,发现有一人的身形从他的身子里穿了过去,然后他自己像是撞到了什么透明的东西似的踉跄了一步。他明白这是离精神链接太远,行动范围已经到了圈定的极限,便果断地站住了。

呼喊声骤然停了下来!
紧接着飘过空间的似是低而隐约的孩童泣音,和女孩的哭声混在一起,在半空中打起旋儿来,通过听众的耳膜化为一柄利剑直指心脏,仿佛在倾诉在哀鸣。

工藤不自觉地退后一步,觉得有种像是夏夜的蝉鸣一样嘶哑而又混杂着秋日落叶的悲凉的氛围在浮动着,平白为四周涂抹上一层月光般的悲凉。
那声音逐渐地远了、低了,直到再也听不到了为止。

它的余韵也紧跟着散了,那幅被黑红充斥的画面旋转着破碎。工藤从床上弹起来,瞳孔放大,额上有冷汗流下,右手紧紧地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和着心脏急促的咚咚的跳动声喘息着。


————TBC

评论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