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初恋
现男友是快新
新交的情人叫维勇
沉溺于学习的美色不可自拔
老E老E天天就知道老E李还有救吗

骑着破旧的小三轮。
每年都想做出一些改变。

请阅读食用说明避雷。
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
么么哒!

© E只逆光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并肩》番外]旧情未了

可单独食用。
也可以当成《并肩》的番外,原谅我拖了这么久==
结果撸出来发现是渣是渣是渣[说三遍[哭
觉得自己写得好矫情Q.Q
慎入!!!
被雷到概不负责!

加一句:久违的万圣节,就用本文当贺文好了0.0

————

《旧情未了》


工藤看着黑羽快斗留在电脑里的传真,久久失神,低头把自己团成一个团,缩在沙发的角落里。
距离那次爆炸已经过去了大概几周时间,余波还不断地在他心底回荡,抹开一层悲哀。失去了一个朋友却无能为力的哀痛感顺着荡漾的波纹扩散开来,像尘霾一样渗透在空气里,弥漫了整个月夜。

月圆之夜。天空没有一片云,月光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航行,孤独地、清冷地,将地上染上一层霜白。

这夜晚明明应该是他的舞台。

虽说没有死亡的确凿证据,可工藤明白,那个人永远回不来了。也许是伴随着轰鸣的巨响和艳丽的业火,化为四散的尘埃,自由而又随心所欲地飘散到了世界上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下,没有人有生还的可能。

工藤新一起身,离开了柔软的沙发。他并没有困意,却用冰凉冰凉的水往自己脸上扑打了一把,打算出去吹吹夜风。

醒醒吧。
无论是你的战友亦或是你的宿敌,最有默契的那个人,就那么永远消失在视野里了。
——可是无论怎样告诉自己,内心之中那一点微薄的希望却久久不散。这是每个人内心深处留存的一点小小的希望。希望太平洋能像想象中的那么蓝,希望今晚的月亮很亮很圆,希望身边的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也许是因为时间太短距离太远,让他现在仍不能释怀。

他胡思乱想着,伸手打开了房门。
路旁的灯火已经燃了起来,发出一种明黄色的温暖的光。夏夜永远没有寂静的那一刻,无论是闷热的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还是夏蝉扯着嗓子叫出的那一种无法言说的声音,都不断在他耳边回荡着。

工藤新一踏着银白色的月光,加快了脚步。他身上也染了一层霜白,这让他莫名有些安心。
就像是一直被人注视着一样。
那视线不带恶意,反而像月夜一样令人温暖,风也带着一种温柔眷恋的气息,轻轻地拂过他的灵魂。

快斗。
黑羽快斗。

他默念了几遍,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下步伐,嘴角嚼起了一抹笑意。
这种悲伤的样子还真是不适合自己呢。

——喂,你这家伙。
——不要笑话我啊,我发誓,今晚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了,再往后的时光里,就试着实现你那虚无缥缈的梦想。
然后忘记你。

忽然有什么声音回荡了起来。不是风吹树叶的声音也不是鸟虫蝉的哀鸣,它比那些声音都轻得多,却让人能很快发觉。这是一种直入灵魂的声音。消失之后,却又好像风搅动了空气,面前某一处空间缓缓散开一种奇异的波纹,然后显出一个人影来。

工藤吃了一惊,发现路旁的灯都熄灭了,街上的景物都消失在暮色里。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身前。


还是那副熟悉的行头。
一袭白衣,身披着月光,满载着自信,以月夜为舞台。

工藤怔了半晌,看着慢慢向他走来的人,默然无言。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点点在心里铺展开,裹着不可置信。
他最后还是开了口,声音带着点艰涩。

“你还知道回来。”他默然了一会,看着面前的人低低地笑了一声,又问道:“你现在……是人是鬼?”
“你说呢。”
白衣的人影懒散地笑了笑,不予作答。还带着那惯常的令人讨厌的腔调。

“戚……你还走吗?”
“说不好呢。”

“这算是什么答案啊。”

工藤抱怨了一声同伴的不负责任,然后细细打量起面前这个鬼来。
还是和生前没什么区别,一身装帅的衣服,带着稀奇古怪的道具和满脑的鬼点子。

至少留个念想。他想,不管再怎么荒诞,重新看到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也是好的。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

已故之人重回世间走一遭,不是旧仇未报,就是旧情未了。


---END---


写到最后总觉得缺点什么,又感觉自己写得好矫情==,但是不管怎么样同伴兼宿敌这样的人死了,当事人总归会有点哀伤的吧[走你
果然这种文风不适合我[跪地


评论 ( 5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