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初恋
现男友是快新
新交的情人叫维勇
沉溺于学习的美色不可自拔
老E老E天天就知道老E李还有救吗

骑着破旧的小三轮。
每年都想做出一些改变。

请阅读食用说明避雷。
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
么么哒!

© E只逆光
Powered by LOFTER

[快新]曙光(01)

*长篇AU,我就是在玩命

*另类末世梗(?

*哨向有私设


[序]无字之碑

“……当年那场旷世战争,彻底推翻了黑暗年代高等精灵对于人类的统治,从此我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不要以为那时的人们很可笑、愚笨或是不可思议,我们现在的和平、繁荣,科技的发达,都是因为在黑暗中涌现出了一大批有着先进思想的革命者和科学家,是他们为我们带来了光明。


那是历史上的一块无字丰碑。”


——摘自《黑暗年代》


 于纪元五千四百六十九年,本段选入纪元年代《联盟教科书》。


[01]棋局伊始

刚刚下过一场雨,细细地将道路边上随着微风摇晃的树叶洗的透亮。初春的空气还泛着潮意。天空偶尔有几只鸟儿慢悠悠地飞过,还带着慵懒的气息。

街上没有行人,只是偶尔能看到几个身背弓箭,披着金甲战衣,外套黑袍的人在游荡。——当然,或许他们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看他们的尖耳朵,叫精灵或许会更为恰当。


新一在一家外表看起来像是店铺的房间里,刚想往出走,却在门口顿住了脚步。他脸上带着谨慎。他有着一头乌黑的发,面容和体态特征与人类无异。

新一微微伸手推开门,探出半个头去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才快速踏出了步子。他走得又轻又快,连续横穿过几条街之后才放慢了脚步,毫不迟疑地推开一个看起来十分古老的建筑的门,钻了进去。

快速开合的门发出似是不堪重负的“吱呀”的一声,又有门漆剥落,稀稀拉拉地掉下来。墙角里有蜘蛛在织网,吐出长长的丝,很快又落了灰。

新一像是不以为意一样,轻车熟路地穿过这布满灰尘和岁月痕迹的房间,走到墙边,手指摸索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小块已经被磨的发光锃亮的铁板。


虽然说,这么黑暗的地方,没有什么能够反光的东西能被看见。就像是,这么黑暗的岁月里,没有人能够有机会发光发热。

但是就像是他知道这块铁板的用处一样,他也知道,如果把它搬到阳光下,它一定会发出炫目的光。

——即便它那么渺小。


新一摇了摇头,甩掉那些不合时宜的想法,轻轻将摁在铁板上的手往前一送。

墙后机关的运作声清晰可闻,锁已经打开,他推了推那块墙壁,那一小块被切割出来的墙壁沿着中心的轴线慢慢地随着施加的力转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光线。墙后被深深刻入的UG字样清晰可见。

他跨进去,扑捉到了细微的人声,微微笑了起来。


“新一你回来了!”借着地道里壁上的烛光,新一看到快斗夸张地炸响了一个烟花。彩带像刚刚的那场春雨一样飘飘洒洒地落下来,“我还以为等不到你了呢,咱们组预计的是明天出发,你要是不回来,ks特别行动组就要少一个领军者了。”

“别表现的这么夸张。”新一接住了扑到它怀里的小云豹,顺手摸了两把毛,感觉到自家精神体在他手心蹭了蹭,不禁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来,挑高了眉反问道,“先不说你作为哨兵五感的灵敏程度,你敢说柯南没把我要回来的消息告诉你?”


快斗扁了扁嘴,没说话。

那只叫基德的白雕扑棱棱地飞过来,新一怀里的云豹跳下去,和它闹作一团。


“服部和白马都到了吗?”

“没有。”快斗往墙边靠了靠。

他敛起宝蓝色的眸子,走到桌边,拿起一个承载了多少人希望的平板电脑,上面绘着的图像像是三重城池。


“这是红子传过来的。”谈到正事的时候,快斗的表情总是会变得严肃起来:“高等精灵对于他们城池的封锁很严,即便是最外围,也难以突破。而且在城池内的高等精灵多少都会掌握一些魔法,所以这次不能用红子的易容术,只能兵行险招,试试用我的道具易容能不能混进去。

而高等精灵的三重城池之间几乎没有交往,与外界也少有来往,一次六个人进城怕是会引起怀疑。所以宫野会留在这里继续她对人类基因序列的研究,红子早在你去出单人任务不久就已经去了外围城,服部和白马大概是四五天前走的,到时候我们到城里集合。”


“基因序列?”

“嗯,好像已经有些眉目了。”快斗答道。


“现在外面是白天吗?”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忽闪不定的烛光打在他的脸上,印出一片摇晃的阴影。

“永昼。”

“已经是白天了啊……能看到光吗?”


新一没有接话,只是摇了摇头。

他明白快斗指的是什么。


自从大概是一千五百年前,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使用的战争武器几乎把地球炸翻,籍由科技的强大威力,把所有的生命都近似摧毁。即便凭借着顽强的生命力存活了下来,人类依旧受到了核武器爆炸所产生的辐射的影响。部分人逐渐在时间中被打磨成武力超人的哨兵,和精神力超人的向导。而没有发生变化的普通人,却普遍寿命折损,平均活不过五十岁。

而在三百年前,世界上凭空出现了另外一种生物,自称为高等精灵。他们掌握着一种神奇的技术——而现在的人们更愿意称其为“魔法”。高等精灵从始至终都是以一个集团为核心的,凭借着神奇的力量征服了这篇土地。

从此,人类进入了长达几百年被奴役的时期。


这是一个没有光明的黑暗时代。

                                                  X

安稳的一觉。

新一抱着小云豹,进入了几个月以来难得的梦乡。


他梦见了一片蔚蓝的天,天上缀着几朵白云,慢悠悠地流过。

他梦见他赤着脚漫步在海滩,温暖的海水漫过脚腕,金黄色的沙子从脚趾缝里透出来,他留下一串脚印,然后被海水拍打平整;风拂过他的面颊,带着温柔眷恋的气息来又远去。

他梦见了人类不再受到辐射的限制,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命百岁,与高等精灵们和平共处,其乐融融,每天起床之后抬眼就能够看到窗外的阳光。


没有压迫,没有战争。

不知道,这场景会是距现在多远的未来。


敲门声打破了这幻想。新一从床上坐起来,他的嘴角还挂着淡淡的微笑,仰头像是要透过地面,看向外面的天。


“走吧。”快斗没得到回应,就再次敲了敲门,这次的力道大了点,“城门已经开了。”

新一含混地应了一声。


水扑打在脸颊上,洗去了一身疲惫,又要风雨兼程。

好不容易得到了休息的工藤新一才想起他忘了给快斗做一次精神梳理。快斗作为五感敏锐异于常人的哨兵来说,他会从外界接受各种信息,而一旦感官觉醒并细化到一定程度,可想而知会给哨兵带来多大负荷。

这时候,就需要向导来为哨兵做精神梳理。向导精神力强大,善于引导,可以很好地疏通哨兵的精神海,以免使其陷入神游症——就是指哨兵陷入自己的感官世界无法自拔的一种危险状态。


这次他离开的时间挺长,以快斗的性子,是断不会让其他人为他做精神梳理的——那家伙有点精神洁癖。也就是他恰好和快斗的精神契合度高得惊人,又从很早开始就一直并肩作战,才得到了这个特权。


新一把思绪收回来,打开了门。快斗就站在他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新一忽然就有了点愠怒的情绪。


“手给我。”

他没好气地说。


快斗顺从地伸出手,让新一握住他的手腕。


快斗的精神海是夜晚的世界,月亮高高地挂在上空,洒下一片银白的光辉,照亮了这世界。远方是影影绰绰的一片青黛,鸟儿从上空飞过,风缓和而又温柔地吹。低矮而又精致的房子错落有致,刷着红白相间的漆,像是徐徐展开的画卷,带着一些古老的气息,那温暖的红色又像是艳丽绽开在园子里的花,带着年轻时的轻狂和炽热的希望。

新一不是第一次进到这里,可每次都会被震撼。他剔除了那些黑色的精神垃圾,转头看了看这里夜晚的天,那里有细微的金色丝线在缓缓流动。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面前已经是地下的房间,手还搭在快斗的手腕上。

“多谢啦,新一。”


新一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


“那我们走吧,红子和白马他们会合了,正在外围城里的……噢,到UG了。”快斗指着屏幕,那条新到达的消息正不断跳动着,“我们也要赶快了。”

快斗把平板电脑放到背包里,基德扑棱棱地飞下来,落到他肩膀上。


“记得带好武器。”

快斗嘱咐了一句。即便他知道没有这句话新一也会那么做,但是习惯成自然。后者应了一声,伸手拿起他那把惯用的枪放进包里,同时戴好手表和腰带。


与高等精灵对魔法的崇尚不同,人类们更倾向于一千五百年前的科技产品,并且成功地把它在圈子里发扬光大。


感谢那些科学家们,他们懂得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在一片漆黑中碰撞出微弱的火光。人类的眼睛让我们只能看到一丝光亮,但是科技可以让我们看到原本无法看到的——


那叫希望。

评论 ( 10 )
热度 ( 52 )
  1. 一叶知落秋木苏E只逆光 转载了此文字